安徽快3开奖号码今天|安徽快3冷号|
新世纪小说网 > 剑来 > 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能与宁姚般配

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能与宁姚般配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所有剑气长城的攻守战初期,景象如何,白炼霜说了两个字,极为精准,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头之上,剑仙与剑修,齐齐祭出飞剑,铺天盖地,剑气如汹涌潮水,往?#25103;?#28044;去,所过之地,皆是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?#25103;?#25317;向剑气长城的妖族,如同被割草一般,一茬一茬成片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蛮荒天下悬有三轮月,此处城头月色最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头之上剑修如云,飞剑一出,深夜亮如昼,足可让月色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的妖族,浩浩荡荡逆流而上,想要形成蚁附攻城的局面,为时尚早,早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靠不计其数的性命去消耗剑修的灵气,换取接近剑气长城的机会,战场每向北方推进一?#21073;?#37117;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专门有一拨大妖现出真身,在飞升境大妖重光的带领下,负责将一座座从蛮荒天下大地拔出的山峰,扛到?#25103;?#25112;场,然后倾力砸向剑气长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誉为巅峰十人候补的大剑仙岳青,腰悬佩剑两把,一把雄镇五嶽,一把剑坊制式长剑,皆未出鞘,之上祭出两把本命飞剑,其中那把百丈泉,如大瀑倾泻,将一座座呼啸丢掷向城头的山峰打落大地,大地震颤,砸死妖族无数,又有飞剑云雀在天,剑气如一场滂沱大雨落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?#26412;?#33446;洲太徽剑宗宗主韩槐子,飞剑所指,不在战场那些送死的妖族身上,配合岳青,一起打落那些砸向城头的山峰。

        晏家首席供奉,仙人境剑修李退密,也有两把本命飞剑,一把白蛟,一把黑螭,飞剑祭出后如两条百丈蛟龙,在大地之上肆意翻滚,绞杀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境米祜本命飞剑“鳌鱼?#20445;?#31163;开城头,便直接没入大地,在战场上撕裂出一条条?#24093;鄭?#36127;责阻滞妖族推进势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弟弟米裕祭出飞剑“霞满天?#20445;?#32852;?#20013;?#38271;米裕,在那?#24093;?#24403;中生出浓稠似水的霞光剑气,防?#27807;?#26041;大妖填平?#24093;鄭?#21516;时碾杀所?#26032;?#20837;?#24093;?#24403;中的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南婆娑洲剑仙元青蜀祭出飞剑“霜雪?#20445;?#20026;米家兄弟剑仙稳固?#24093;鄭?#21073;气沛然,许多十数?#26469;?#22823;小小?#24093;直?#32536;的妖族,如置身于酷寒冻骨的霜雪天,大地积雪深厚,漫天雪花碎屑,以真身体魄坚韧著称于世的妖族,双脚皆是被剑气消融血肉,白骨裸露,身躯亦是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玉?#26412;称?#39048;停滞多年的剑仙吴承霈,盘腿坐在城头,本命飞剑“?#20107;丁保?#26159;一?#35328;?#21073;气长城都算极为奇怪的飞剑,飞剑?#20107;?#24182;无定?#21073;?#33853;在了战场无数尸骸堆积、鲜血深潭当中,吴承霈竟是屏气凝神,并未向妖族出剑,反而开始静心炼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剑仙周澄虽然境界不高,但是身负独到气运,作为她这一脉的最后仅存之人,在城头修行的漫长岁月里,能?#25442;?#24471;历代祖师的剑意,淬炼为本命飞剑,最终铸造、温养出一把本命飞剑“七彩?#20445;?#21073;光七色,宛如一人拥有七把本命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位于巅峰十大剑仙之列的纳兰烧苇和陆芝,并未出剑,两人带领十数位飞剑极快的上五境剑仙,只是?#24425;?#25112;场,专门针?#38405;?#20123;隐匿在妖族大军当中的大妖,若是有妖族临近城头,?#19981;?#20986;剑斩杀,绝对不让妖族轻而易举推进到城?#24223;?#26041;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气长城城头上,剑修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五境剑修,飞剑是那剑气潮水的的潮头最前?#21073;?#31163;开城头最远,?#32536;?#26432;敌最多,自然最耗灵气,也最为凶险,

        元婴、金丹两境界的地仙剑修,紧随其后,并不要求这些剑修一味求远杀妖,只需要稳固住那条出城剑气江河的阵型。若有余力,就?#19968;?#20250;斩杀那些身披法袍、符箓铠甲的妖族修士,尤其是这拨人秘密护送的阵师,一发现迹象,必须不计代价,也要将其当场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金丹之下的?#24418;?#22659;剑修,出剑更需小?#27169;?#39318;要任务,根本不是杀敌,而是结阵在城头之前。以免被某些专门针对他们的妖族伤及本命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拨剑修,各?#26032;只唬?#25670;出花架子吓唬人,毕竟吓不死人,剑气长城每一位剑修出剑,永远是在追求?#33633;?#23454;的战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大妖攻城,不是几天几个月的事情,往往会?#20013;?#25968;年之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蛮荒天下妖族,三天三夜的攻城,就真的只是一道开胃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期间唯一的意外,是那唯一抛头露面的十四头大妖之一,高坐于枯骨王座的白莹,好似监军一般的巍峨存在,他曾经起身一次,施展白骨观神通。流血千里的战场之上,瞬间便站起了数千位妖族修士的白?#38808;?#39608;,只是不知为何,也不攻城,也不撤退,就那么?#20415;?#24867;站在战场上,只是任由剑气打碎全部,?#27807;?#22833;去了最后一点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莹坐回王座,伸出一只手掌,好像是示意剑气长城的剑修们继续出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莹多看了一眼玉?#26412;?#21073;仙吴承霈,对于那把本命飞剑“甘霖?#20445;?#39047;有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莹眼光看到了战场更远处,若是形销骨立过后,同时能够沐浴甘霖,帮着淬炼魂魄,是可以?#30776;?#22823;道些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白莹并不觉得这般厮杀,有什么值得自己多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去孑然一身、不去开枝散叶的几位王座同僚,连同他白莹的白骨?#30342;?#20869;,其余宗门势力,连同所有藩属,都倾巢出动了,所?#32536;?#19979;的蛮荒天下,若是有人能够像那炼化月魄的道人大妖一般,在三轮明月当中,俯瞰大地,就可以看到广袤版图上,会先出一粒粒芥子,然后一条条细线?#36861;?#24448;剑气长城这边缓缓移动,那些都是源源不?#32454;细?#25112;场的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条细线,都是动辄数万数十万的妖族,更多是灵智未开的傀儡,被修士驾驭控制,其中也有无数走上修道之路、化作人形的妖族修士,还有众多的一方豪杰,学那浩然天下建造出来的王朝,深山大泽的凶戾妖物,占据蛮瘴之地的,坐拥风水宝地的,各?#39134;?#27700;神祇、厉鬼冤魂,无一例外,最少都需要拿出一半的家底,攻打剑气长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攻不下城头,当然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?#19978;?#35201;攻破城头,就不得不送死,只要耗得起,舍得死更多的无用蝼蚁,死得越多,?#27492;?#39640;不可攀、坚不可摧的剑气长城,就会越来越失去天时地利人?#20572;?#19977;者皆无的那一刻,就是那位陈清都身死道消、?#27807;?#39746;飞魄散的那一刻。剑气长城自成一座大天地,陈清都如何守住这份优势,蛮荒天下如何抹掉这份劣势,这就是攻守战的最关键所在,甚至可以说是唯一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剑仙出剑,什么蚁附攻城,都是在争夺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蛮荒天下只需拿出一半的?#33258;蹋?#21073;气长城必定守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但剑气长城守不住,浩然天下也要被殃及数洲之地,例如距离倒悬山最近的南婆娑洲,西?#25103;?#25671;洲,东南桐叶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沉寂万年的灰衣?#38505;?#20877;次现身后,做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将一座蛮荒天下分成二十块地盘,要十四头大妖,谁都无法例外,必须调动其中一块地盘的最少半数势力,前往剑气长城,完不成的这点小任务的,就?#25442;?#30528;的必要了,战事一起,率先登上城头,去领教领教陈清都的剑术高?#20572;?#19981;愿意,就去古井底下待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块地盘,若是修士相对而言,整体境界不够,那就靠数量来凑,更好。但是有一点必须做成,所有的上五境妖族,必须一个不落,悉数往北方?#19979;罰?#20219;何避战不出,胆?#21494;?#34255;隐匿的,直接宰了。不过对于这些?#37327;?#25379;扎到上五境的存在,也不可太过?#30772;齲?#21482;要愿意出?#21073;?#38500;了未来的封赏不可少了半点,

        率军出征之初,也该先得了一份重礼,若是这些存在战死在了剑气长城,没能瞧见那座浩然天下一眼,那?#27492;?#20204;的子?#27809;?#26159;嫡传,可以保证在蛮荒天下版图上,如同封王?#22836;?#24471;以占据一?#21073;?#30086;域大小,依照战?#26469;?#22934;的境界和战功来定,千年之内谁都不可侵犯丝毫。若是攻破了剑气长城之后,不但在家乡可?#32536;?#21040;封?#20572;?#32780;且任何一位上五境妖物,亦可在那边异常丰沃的新天下,直?#28044;?#23447;立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托月山牵头,联手十四头大妖一起签订的契?#36857;?#22914;今已经传遍整座蛮荒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块地盘,每一块地盘之内,若是顶尖修士境界够了,可是欠缺那法袍、甲?#23567;?#27861;宝的,灰衣?#38505;?#35828;得很直接,那就有劳十四位出点力,别藏掖家底了,不管是自己掏腰包,还是跟谁借,都送出去,反正到了浩然天下,?#20945;占?#23450;策?#35029;?#21508;?#36816;?#21038;便是,不计手段,保证最少双倍找补回来,不够的,到时候只管找他和托月山讨要补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攻城,井然有序,分为八个阶?#24013;?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才是第一个阶?#32963;?#21018;拉开序幕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剑气长城这些剑仙就会意外不断,例如蛮荒天下也有十境?#30475;?#27494;夫,有那搁放在?#30342;?#28193;船之上的墨家剑舟,甚至会有那城头上下,剑修与剑修,双方只以剑对剑的壮观画面。蛮荒天下这边?#19981;?#32858;集一大拨兵家修士,清一色身披甲丸至宝,到时候战场之上,还会凭空出现一大堆高?#21073;?#26159;十数个王朝被搬空的五?#26469;笊剑?#20250;有无数修士在一座座?#30342;?#20043;上,下一场法宝大雨。如今己方战场之上,所有妖族需要高高仰视那座城头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战场会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一座剑气长城,会成为蛮荒天下真正意义上的版?#36857;?#27492;消彼长,风水轮流转,到时候再与那浩然天下对峙,就成了妖族进可攻退可守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莹开?#23478;?#37202;,听闻浩然天下多仙家?#39047;穡?

        城头上那些心高气傲的剑仙,不是喜欢倾力出剑杀妖吗,只管痛快出剑,尽管捞取战功,反正都会被战功撑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?#33633;?#37027;场十三之争开始,蛮荒天下就已经开始布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场都以蛮荒天下惨败撤退告终的攻城?#21073;?#30342;是蛮荒天下用以演武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气长城好似应运而生,崛起了一大拨以宁姚领衔的年轻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蛮荒天下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有最老?#25487;?#35266;照一部?#21482;?#39748;的少年离真,当然是其中之一,死了便死了,?#29486;?#37117;不心疼,更不劳他白莹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如今也有那妖族年轻百剑仙一说,只以大道?#25163;屎没怠?#26410;来成就高低来定,不以暂?#26412;?#30028;深?#22330;?#25112;力强弱划分,那大髯汉子的唯一弟子,背箧,在一百剑修当中,排名不过第三。

        ?#20945;?#21073;气长城的习惯,以往等到战事均势或是劣势之际,剑仙就会一起离开城头,将战场分割,出现在最前线,死死阻挡住妖族的后续攻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就轮到?#35828;?#20185;剑修和宁姚这些天才离开城头,在战场上双方绞杀,生生死死,各凭本事,各看天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孱弱不堪的下五境剑修就会出现在城头上,一旦有大妖成功登上城头,哪怕被留守城头的疲惫剑仙拦截,依旧会殃?#25300;?#25968;可怜蝼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断有飞剑掠出城头,无数道剑光拖曳出无数条流萤,期间不断有剑修收取本命飞剑,退回城头,然后这些剑修就要退出城头第一线,去往靠近北边城头的那边温养飞剑,吞咽丹药,呼吸吐纳,重新积蓄灵气,与此同时,下一拨剑修迅速补上位置,轮番上阵,御剑阻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剑气长城最让蛮荒天下头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剑修大可以坐镇城头,一点一点消耗妖族大军的数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妖族也曾有那观战的大妖,亲眼目睹这?#34987;?#21367;过后,不得不伤感唏嘘一句,我族攻城,如那庞然大物,?#20998;?#19981;堪,战场之上,坐等剥削,何其惨烈无助,何?#38887;?#21171;无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气长城之上,出现了一位鬼鬼祟祟的黑衣少年,登上城头后,在邻近的衣坊剑坊设置的临时铺子,少年好似十分怕死,领了一件法袍套在外边,腰间悬佩一把剑坊制式长剑,然后撒腿飞?#36857;?#26399;间?#26032;?#33618;天下?#30342;?#34987;剑仙击碎,碎石飞溅,剑气长城极长,哪怕有剑仙出剑粉碎大半,依旧有那漏网之鱼,坠落在城头这边,声势极大,黑衣少年伸出双手,替几位躲避不及的?#24418;?#22659;年轻剑修,挡下了?#24378;?#22823;如屋舍的巨石,身材修长、面容普通的黑衣少年虽然挡下了大石,但是呕血不已,不等那些年轻剑修道一声?#21804;?#23569;年便擦了?#35010;?#36857;,继续踉跄?#30002;摺?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这少年终于找到了一拨熟悉面?#20303;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之前,见到了不少情理之中的熟人,例如金丹瓶颈剑修庞元济,以及那个不待在哥哥高野侯身边、却赖在庞元济身边出剑的少女高幼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见到一些意外之外、不太相熟之人,都站在苦夏剑仙身侧祭出本命飞剑,林君璧,朱枚,金真?#24013;?

        那拨来自中土神洲邵元王朝的年轻天才剑修,?#19979;傘?#33931;观澄都已撤离剑气长城,早已通过倒悬山跨洲渡船,据说是去南婆娑洲游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苦夏剑仙留下,黑衣少年并不奇怪,但是林君璧三人留下,不但不是躲在城池里边?#23545;?#35266;?#21073;?#36824;有胆子亲身参与这场攻守?#21073;?#23569;年还是觉得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姚,叠嶂,陈三秋,董画符,晏?#27169;?#33539;大?#39608;?

        六人聚在一起,各自出剑杀妖。

        叠?#30452;?#24040;剑镇嶽,这在剑气长城也是个趣事,因为大剑仙岳青的其中一把本命飞剑,名为雄镇五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与那宝?#24656;?#21073;仙魏晋的佩剑“高烛?#20445;?#19982;齐狩半仙兵佩剑凑巧同名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晏胖子佩剑紫电,正在骂骂咧咧,大骂那些妖族的臭不要?#24120;?#31455;敢用下作手?#25105;?#25105;晏大爷。

        董黑炭将佩剑名字极其脂粉气的那把“红妆?#20445;?#27178;剑在膝。这位买东西从不花钱的董家子孙,倒是不骂那些妖族畜生,这会儿正在骂晏胖子出剑太软,飘来荡去的,跟醉酒后的陈三秋差不多。董画符的言语,历来喜欢一扫一大片。晏啄便说自己这种驾驭飞剑的路数,轨迹那叫一个捉摸不定,可不是乱来,其实是极有讲究的,不但对手察觉不到?#24223;擼?#22240;为连自己都琢磨不透,所以才最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三秋一袭白衣,是太象街陈氏家族的一件祖传法袍,这位风?#33509;?#32745;公子哥,佩剑云?#30130;?#26089;已失去原先剑鞘,曾是朋友小?#24207;?#30340;佩剑,小?#24207;?#27515;后,就被陈三秋?#36213;?#25163;中,这次登上城头,多带了一把剑坊制式长剑的剑鞘,将云纹藏剑其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一开始?#35114;?#20110;陈三秋的那把“云纹?#20445;?#22914;?#35048;?#20511;给了死活没办法破?#21021;?#36523;金丹客的好友范大?#39608;?

        驾驭飞剑出城杀妖,并不是什么轻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妖族当中,也有那不光是体魄坚韧、更有战力不俗的强横之辈,还有众多专破剑修飞剑的阴险手段,更有大量的死士妖族,在身躯上铭刻有诱使、拘押剑修飞剑的符箓,一旦飞剑上?#24120;?#20415;会毫不犹豫地自毁妖丹,炸碎飞剑。这些绝不会在头上写下死士二字的妖族,更会故意受伤,或是假装一着不慎,在战场上露出了一两个致命破绽,飞剑一旦撞入它们身上的符箓陷阱,本命飞剑甚至会是有去无回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剑修还敢不敢倾力出剑杀妖?出剑还有无那一往无前的剑意精神气?

        这本身就是极其考验剑修眼力、更是砥砺道心的一桩事。

        ?#32570;?#21073;?#25165;?#21073;的宁姚,瞥了眼那黑衣少年,有些无奈,只是并未出声与他言语,来都来了,难不成还要赶他离开城头,何况她说了,他会听吗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宁姚转身继续驾驭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然不止拥有一把本命飞剑,但是?#28525;?#19981;到二十年,接连三场大战下来,妖族只见识过宁姚一把飞剑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变成了一位少年面容的陈平安,看了几眼,便看出了?#22235;摺?

        范大澈出剑太拘束,不该是一位龙门境瓶颈剑修的杀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范大澈?#30007;?#19981;够,或是胆小怕事,而是处?#28526;?#36739;尴尬的缘故,战场杀敌,不是宁府和晏家演武场上的?#20889;琛?

        范大澈太想要追上叠嶂、陈三秋等?#35828;?#20986;剑,太希望自己能够与这些朋友的本命飞剑,配合得天衣无缝,久而久之,便是?#22346;废?#25187;,一步错步步错,反而需要陈三秋他?#21069;?#24537;救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从城头这边望去,哪怕是一位地仙剑修穷尽目力,都会模糊不清的远处战场,如今却是?#24418;?#22659;剑修只要凝神注视一处,便会?#25749;?#27605;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安知道这就是三位儒释道圣?#35828;?#21151;?#20572;?#26159;一?#25527;?#20284;玄之又玄的造化神通,帮着剑气长城营造出天地?#25925;?#30340;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安来到脸色紧绷却难掩黯然眼神的范大澈身边,没有走上城头,只是只露出一颗?#28304;?#25506;头探脑望向?#25103;?#25112;场,然后聚音?#19978;擼?#36731;声笑道?#39608;?#21448;不是联手杀那上五境大妖,你只管自己出剑便是,别理睬董黑炭和晏胖子他们,只要他们飞剑重?#32902;说?#22934;族,来不及毙命,你就驾驭飞剑,?#20302;?#19978;去戳上一剑,这样白捡的战功不要白不要,这帮子金丹境大剑仙,好意?#20960;?#20320;一个龙门境小剑修抢功?#20572;?#36824;讲不讲一点朋友义气了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叠嶂的飞剑,一往无前,剑意?#30475;?#22914;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画符习惯性出剑追逐叠嶂,这两个都是?#36865;?#19981;顾腚的狠人,所以陈三秋与晏啄就会各自配合叠嶂和董画符,在此之外,当然也需各自杀敌,四人并肩作战三次,配合无比娴熟,会有一?#25527;?#20284;小天地的?#30260;А?

        而宁姚那把无形飞剑,专门负责针?#38405;巡?#22934;物,叠嶂四人凿阵杀敌的同时,其实就是一种对战场妖族的扫荡和摸底,宁姚等于是一人一剑,独?#32536;?#21518;,保证其余四人出剑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范大澈,就略显多余了,范大澈自认是最为累赘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大?#21512;?#21069;在宁府练剑,在芥子小天地与这些朋友,哪怕演练过很多次,范大澈也不是那种没有下过城头搏命的雏鸟剑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原因,是这些朋友,太过出类拔?#20572;?#25112;场上的机会,?#23472;?#21363;逝,凶险和意外,一样会瞬间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大澈跟不上叠嶂四人,无论是念头转动,还是飞剑速度,都跟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嗓音后,范大澈没有转头与陈平安言语,出剑更没有?#20013;摹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剑气长城习惯了战场杀伐的剑修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大澈没有任何犹豫和难为情,就?#20945;?#38472;平安的说法出剑,?#20945;?#36825;位二掌柜的说法去做了,不再试图处处出剑与陈三秋他们合力杀妖,只是伺机而动,?#38405;?#20123;濒死的妖族补上一记飞剑。陈平安早就讲过,战场上捡?#36865;?#23601;是捡钱,全靠真本事,谁敢说我不要?#24120;献?#23601;用剑气长城最好的竹海洞天?#23110;?#20320;一?#22330;?

        陈平?#34917;?#25112;片刻,继续提醒道?#39608;?#33539;大澈,你飞剑左边十二丈,那头重?#32902;说?#22934;族在装死,去,给它一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厉一剑洞穿那头匍匐在地妖族的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安扫了一眼那处战场,继续说道?#39608;?#33539;大澈,你可以驾驭飞剑,暂时离开叠嶂他们的战场,不?#27599;?#24847;跟上,去往稍远之地,所有尸体,管他是不是装死,都补一剑,对这些货色出剑,比?#20064;?#31283;,因为是那死士的可能性最小。别贪大求全,战功这种东西,只要你不伤飞剑根本,有的是,多得是。你就当南边战场上是一座崭新的演武场,想要追上陈三秋他们的脚?#21073;?#23601;得出剑之余,多看多想,迟早你可以成功预判他们的出剑轨迹,到时候你就不会觉得自己帮倒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撤剑!是死士,让晏胖子先去逗一?#39608;!?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没,这头畜生显然也是个带点脑子的,在陈三秋他们身上占不到便宜,就想要拿你捡软柿子捏。这种时候,别犹豫,跑嘛。?#19978;?#23601;是演技差?#35828;悖?#21738;有屁滚尿流逃命的妖物,眼神如此坚定?#25351;?#31283;的?对方手稳往往心狠,你就要多小心了,你如今本命飞剑,韧性不够,又非金丹境,毕竟不是陈三秋晏胖子这些有钱公子哥,砸钱无数在飞剑上,所?#38405;?#30340;出剑,千万别一味求快求准,不是一种人,就别出一种剑,得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澈啊,你倒是别白瞎了这么个好名字啊,好歹大彻大悟一次行不行,?#32622;?#24050;经半死不活的金丹境大妖,躺在那儿等你一剑超度了它,金丹已被叠?#21482;?#30862;,我让你别一味出剑求快,也没让你?#27599;?#30340;时候求慢啊,?#39748;疲?#32473;晏胖子抢了功劳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北方位,二十三丈外,那?#36153;?#26063;修士瞧见没,它刚刚损失了一件法宝,心思犹豫了,只是被后方大妖监军震慑,不好直接转身撤退,作不得?#20445;?#22823;澈啊,愣着干嘛,砍死它啊。得?#24076;?#21448;给叠?#26234;?#36208;了,大澈啊,你他娘的是不是其实?#20302;?#21916;?#23545;?#20204;大掌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与陈三秋对峙的那头,估摸着是个藏掖实力的元婴大妖,最少也该是金丹瓶颈,皮糙肉厚,但是那件法宝太过?#24656;兀?#21487;以去帮个忙,记得飞剑尽?#21051;?#22320;,如果可以的话,就?#19968;?#20250;?#20102;?#35014;部。头颅、心口这些关键地?#21073;?#21035;去尝?#35029;?#36825;头畜生?#32622;?#23601;是?#30002;?#38472;三秋他们来的,这场架,有得磨。大澈啊,这过裆一剑很有剑仙风采嘛,见好?#35114;眨?#36214;紧跑路,大妖盯上你了,让董黑?#38752;?#19978;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头原本负责监察巡狩战场的上五境妖族,似乎察觉到这一处战场的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还是一头玉?#26412;?#22934;族剑修,一道气势如虹的剑光?#21271;?#22478;头而来,剑光所指,正是那个只露出颗?#28304;?#30340;陈平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被宁姚背后长剑自行出鞘,一剑劈落剑光,飞剑坠地,在城?#24223;?#26041;?#39029;?#19968;个?#23601;?#39134;扬的大坑,一剑无功的妖族剑修,驾驭飞剑,一?#28860;?#36893;,从地底下游走不定,最终绕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姚那把长剑自行归鞘,她神色自若,继续驾驭远处那把本命飞剑狩猎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?#35828;?#20013;,唯有宁姚的那把本命飞剑,三天三夜过后,?#28216;?#36820;回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上,有那金色的鸾凤,从剑气长城这边,振翅掠向?#25103;?#25112;场,扑杀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那剑仙高魁的本命飞剑,竟是大如渡船一般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澄的本命飞剑“七彩?#20445;?#22312;大地之?#25103;?#29378;游走,所过之地,溅起无数?#20804;?#26029;骸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宁氏家主宁连云,祭出本命飞剑之后,战场高空,凭空出现了一片片云海,剑气如雨,如滂沱大雨,直坠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蛮荒天下大军当中,也有那大妖施展神通,驾驭乌鸦成群的广袤黑云,往城头那边掠去,许多躲避不及的剑修飞剑,七歪八?#20445;?#19968;些没入黑云当中的本命飞剑,直接崩碎,如被磨盘碾压成粉末,城头之上的剑修便成为一个个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连云自然不会让那大妖得逞,凭借鸦群黑云打乱剑阵,心意微动,驾驭其中一座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鸦黑云如那老剑仙宁连云的云海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纳?#25216;?#26063;一位出剑次数不多的年轻剑仙,伸手一推,只见那祭出黑云鸦群的大妖上空,落下一座晶莹剔透的白玉台,笔直往大妖?#28304;?#30776;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大妖根本不去抵御,后掠而逃,大妖所在的妖族大军,方圆数里之内,被白玉台当头砸下,覆盖大地,顿时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但如此,大妖好似被剑仙的某?#27490;?#24618;神通盯上,无论它如何逃遁,更换?#24223;擼?#30342;有?#25506;?#26080;穷剑气的白玉台一次次砸落,一时间,殃及池鱼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座白玉台?#26469;?#33853;下,最终成功将那头无处可逃的大妖笼罩镇压,大妖只得现出真身,力扛那座压顶的白玉台,当不断龟裂的白玉台?#27807;?#28856;裂开来,大妖真身亦是被整个砸入大地之下,只是半副身躯血肉都被磨损殆尽的大妖,狠狠盯着城头那边的出手剑仙,它重新变幻人形,冷哼一声,选?#35048;?#26102;离开战场,去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头上那位剑仙离开南边墙头,去往北边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剑仙从北往南,顶替此人位置,负责坐镇一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有大妖胆?#39029;?#25163;,城头这边必须有剑仙问剑还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在战场上出手过一次的大妖,下一次露面,只要现身于出剑?#27573;В?#22823;剑仙还需要主动问剑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妖胆子肥,不怕死,站得近,岳青、宁连云、韩槐子、李退密这些不在十人之列却是仙人境的所有大剑仙,不管是一人出剑,还是齐齐出剑,反正出剑过后,若是无法将其重创,就所有人消减战功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剑气长城的规矩,老大剑仙亲?#36828;?#31435;的一条铁律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玉?#26412;?#39046;头的妖族大军只管出手,并不会被城头上的大剑仙刻意针?#35029;?#21073;气长城这边死了多少剑修,剑气长城都认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位剑修除了倾力出剑,杀妖御敌,就该在一次次厮杀过程当中先学会自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死?#35828;?#21073;仙,就是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活着的剑修,哪怕?#24418;?#25104;为地仙,却拥有无数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如此,一位位善战剑仙从何而来,剑修?#24867;?#34255;藏出剑,只靠着先人剑仙们的小心庇护吗?

        故而陈清都对宁姚所说的那句,在他心?#24418;?#20154;不可死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老大剑仙万年以来,从来不对任何晚辈掩饰的一个残忍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惨烈的战事,凶险的厮杀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城头之上的两端,以及剑气长城的高空,儒释道三教圣?#35828;?#22352;镇之地,有那更?#24551;?#26080;声息、却同时更加关键的隐蔽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坐镇天幕最高处的道家?#40092;?#20154;,一次次挥动雪白手中麈尾,驱散烟云,如那独坐山巅、拂秽清暑的清?#35813;?#22763;,风流千古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蒲团上的僧人默默诵经,遍地开出金色莲花,不断悬空飞升,形成一道金色长河,漂浮着一?#23265;?#33714;花灯。

        儒家圣人正襟危坐,摊开一本圣贤书籍,书上的金色文字,一字字从书上掠出,当一本圣贤书读完之后,便空白无一字,圣人便再翻开下一本圣贤书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安已经离开范大澈身边战场,在庞元济那边出现过,遥遥祭出了咳?#20303;⑺烧?#20004;飞剑,帮忙设置障眼法,见好?#35114;?#32780;已。也在高野侯、司徒?#31561;荒?#36793;现身,帮?#35828;?#23567;忙。剑仙坐镇所在处,不做?#27627;簦?#20294;是自家酒铺的熟?#20572;?#37027;些喝过酒的?#24418;?#22659;剑修,陈平安都会稍作停?#21073;?#19981;但祭出两把仿剑,还会以飞剑初一十五,干脆利落杀敌,但是绝对不会在一处地方停留过久,也不是在一条线上?#26469;?#20986;剑,会时不时重返先前出剑过的战场,然后一走就是走出数百里,能救下一把剑修的本命飞剑就救下,能顺手杀妖就杀,绝不逞强,更不贪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但如此,一下是那神色木讷的黑衣少年,一下子是那面容枯槁的?#38505;摺?

        当陈平安犹豫不决,掂量着手中那张女子面皮,要不要覆在脸上的时候,有一位?#23616;?#25252;阵的剑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以心声笑骂道?#39608;?#20320;这二境大修士,要点?#25215;?#19981;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剑仙与岳青、米祜关系极好,当时左右问剑岳青,他是那出城劝架的剑仙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安朝那剑仙竖起一根中指,然后一咬牙,果?#32454;?#19978;面皮,跃上了城头,行走步伐,竟是果真如女子那般婀娜多姿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帮着一?#32791;?#36731;剑修,?#20302;得?#25720;鬼祟出剑。远处那剑?#19978;?#26159;看得错愕,随即大笑不已,对这位原本观感不佳的文圣一脉读书人,很是服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剑仙笑过之后,看着那个血迹微微渗透衣坊法袍的年轻背影,剑仙收敛心神,继续为众多离开城头的剑修飞剑护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剑仙面朝?#25103;剑?#20180;细关注着每一个战场细节,同时内心深处生出一个念头,大概只有这样的年轻人,才能够是左右的小师弟,能够让老大剑仙押重注。

        才能够与宁姚般配。

  http://www.twldjq.tw/book/6486/2763352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twldjq.tw。新世纪小说网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2100xs.com
安徽快3开奖号码今天
江西快三平台骗局揭秘 彩神安徽快3计划软件 福彩3d彩票 网络暴利赚钱项目培训 吉林快三代理怎么收费 双色球怎么算 JDB齐天大圣最大奖 大乐透专家杀号准率100 澳门骰子规则 混合过关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