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开奖号码今天|安徽快3冷号|
新世纪小说网 > 大明文魁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孙秀才(二更)

第一百八十六章 孙秀才(二更)

        黄碧友开口,众人都是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行贵笑着道:‘黄兄说到我心底去了,我也正有此意,反正在书院苦读也?#25970;?#26377;进益,倒不如来此请延潮指点,延潮你可不许藏私。你还欠着我几十下板子呢。‘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闻言笑着道:“你这是要挟我啊,还把我家当成书院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不是。就这么定下来了,多年同窗,不可将我们拒之门外啊!”二人厚颜无耻地就要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。反正教二人与教四人都差不太多,只要你们住得不嫌挤就好。”林延潮答允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此林延潮家里,倒是成了补习班加复读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自嘲的心想,?#38498;?#33258;己若是中不了举人,是不是可以改行去教书,当个补习天王什么的,在咱们大明创立个新东方什么的。咱们后来的一代帝师,榜眼孙承宗,在中举人前,可是足足当了十六年的教书先生,真是我辈楷模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林家又搬来了两位新住客,至于林延寿绝门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碧友听侯忠书,陈行贵说了林延寿的事后,笑得是?#25226;?#21518;合。他可是全程经历的林延寿去年县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几人玩笑归玩笑,对林延潮一?#19968;?#26159;十分尊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伯没?#20843;擔?#33258;己本是热情好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?#39029;?#34892;贵出手大方,还没搬来,就送了清一色家私上门,说供给读书之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香?#31119;?#26465;桌?#31119;?#23485;桌?#31119;?#26444;凳,床榻,贵妃榻,还送了一副屏联,一水的乌木家具,将林延潮家的家具几乎都换了一?#20303;?#20247;人都是感叹林延潮怎么有个这么土豪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陈,黄二人挤了与展明一房,至于原先侯忠书,张豪远读书的地方则是多了两张乌木宽桌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刚刚安顿下陈行贵,黄碧友,那边又是有不少人找上了林延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不是来求指点的,而是来找林延潮作廪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县试时,考生们可以五人互结作保来考试,大多数考生,如果没有门路的话,一般不会选廪?#27966;?#26469;作保。但是府试时,就必须加一名廪生为廪保不可。大伯人身在衙门交游广阔,又是乐于助人,至于?#25351;?#33879;也是?#21448;?#23448;,认?#35835;?#19981;少人,至于乡里乡亲,沾亲带故的都是托上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?#25970;话?#27861;,县学的廪?#27966;?#19968;共也才二十人,扣除病故,有疾,守制,游学在外,读书没空各种理由的,能在府试时,作廪保的就?#25970;?#20960;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两三日,上门来找林延潮为府试廪保的侯官考生就有上百人之多。这都是人情推脱不了,林延潮也就答允了,至于礼钱,林延潮却言明是不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现在颇有身家,实不缺作廪保的这些钱。但众人求林延潮办事,大多还是多少?#30001;?#20102;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他们实在要送,林延潮也不会拒绝就是。所以最后林延潮还是小小的进账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家境贫寒的考生而言,林延潮不收一文的规矩,却令他们感激不?#36873;?#36825;些人来到省城住客栈就费了不少银子,?#30001;?#31508;墨纸张花费,又要请廪生作保,几乎参加一次府试就费去家里半年积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林延潮的慷慨之举,令他在寒门考生里赢得了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却就有人,眼红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洪山村塾师孙秀才上门了。大娘知他是林延寿的先生,还是很恭敬,还以为是来找林延寿的,哪知却是来找林延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秀才与林延潮寒暄了一阵,然后就道:“林朋友,世?#31995;?#36335;千条万条,一个人是走不完的,有时候还是要让别人走一走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20843;?#21069;辈这句话的意思,我不懂啊。”林延潮喝了口茶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秀才笑了笑言道:“那我就开门见山了,你年纪轻轻,又是初为廪?#27966;?#38590;免?#34892;?#20107;不懂,失了分寸。我们也是体谅,却不可不说,比如这一次廪保,你就作得不恰当了。按?#23637;?#20363;,?#24847;?#29983;作保,是要给一两银子作谢礼的。当然我也知你?#34892;?#20146;戚朋友,抹不开面子,不收一钱,但你待人人如此,我们等名下的考生不是都去求你作保,岂非是坏了咱们县学里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笑着道:“原来孙前辈这一次是来教林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秀才连忙道:?#23433;?#25954;,我没有这个意思,事实上这也是,县里其他廪生的意思。林朋友不会因此为难我们这些前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秀才拿出县里其他廪生来施压,想令林延潮屈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孙秀才却不知,林延潮要借着免收礼钱之事积累声望,他怎么会答允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道:?#20843;?#21069;辈说的是,之前林某确实不懂,若是孙前辈之前开口这么说,林某也一定会有所?#24605;啊?#21487;是眼下我已是放出话去了,不收一文,这总不能出尔反尔吧。明年看?#31383;桑?#20170;年却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秀才顿时色变道:“林朋友你可是想好了,你如此之举无非就交好,那些贫寒考生而已,可是却开罪了咱们县学里大多数的前辈,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当下正色道:?#20843;?#21069;辈,我敬你一声前辈,乃重你的?#19990;?#30524;下我问你一句,朝廷叫我们廪?#27966;?#20026;考生作保,可是?#24066;?#25105;们收纳一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官学里的廪?#27966;?#22312;德,次在治事,最末在经义。但尔?#28909;?#26412;末倒置,以敛为生,我身为廪?#27966;?#20197;与汝等为伍而羞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秀才怫然道:“你答允就答允,还指责我等,哼,就你清高,我等都是贪婪。有句话你听过没?#23567;?#19968;百秀才莫欢喜,七个贡生三个举,四十五个平平过,四十五个穷到底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没中秀才前都是穷怕了,若不想办法,为自己找银子,寒窗苦读几十年,考了这秀才,有什么用,还不如商贾家的一介豪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延潮冷笑道: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你们身为廪?#27966;?#19968;个月有廪米可支,家里可免役免?#31119;?#23500;足不至于,但温饱却无妨吧。可我听闻你之前?#36130;?#20320;社学的弟子,若是他们不给你谢礼,你就不给他们作廪保,也不许他们参加县试,没有错怪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莫要忘了,你社学里的弟子就是洪山村子弟,与我是同乡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http://www.twldjq.tw/book/5063/2125795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twldjq.tw。新世纪小说网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2100xs.com
安徽快3开奖号码今天